麻豆传媒14部在线视频剧情简介

这些都是早上出门前谢闵行和云舒一起准备的,河岸公园在城市中心,这里明确禁止使用明火,因此只能提前准备。

小家伙知道父亲在身后,他脚丫子瞎往前跑。

一边跑,一边大笑。

路过的人纷纷扭头看。

他朝妻子处看了一眼,就拎起儿子,抱在怀中,“该去喝奶了。”

“爸爸喝。”

“爸不喝,你喝。”

云舒在手背试了试温度,将奶粉递给儿子,谢闵行则将风筝线头压在箱子上,任由它在空中飞。

垫子很大,云舒忙完,美美的拍了一张合照。

身边是各种吃食,还有饮料,娃哈哈。

小家伙跑了一会儿,也饿了,上手就要抓沙拉,“妈妈,我次,卟噜卟噜了。”

“过来,爸给你手擦擦。”

红唇女郎留恋已去的夏日清凉

谢闵行叫住儿子。

云舒拿着餐具,打开一份还很温热的玉米羹,用勺子舀起喂坐在丈夫怀中的儿子,“你爸的手艺真是摊上咱母子俩馋了,不浪费。

我喝一口你的。”

“小舒,别抢他的,我给你做的还有。”

一家三口在草地上用餐。

天上还有他们的风筝。

耳旁是大人的闲语,夹杂着幼儿断断续续能听清楚的话语。

这日的天空很晴朗,微风阵阵,淡淡的清香,热闹是属于他们的,烟火也属于他们。

“过来,妈妈再喂一口,张大嘴巴。”

小家伙张大嘴巴,一勺一口,吃的干净,“不要了。”

谢闵行用湿巾为他擦嘴巴,小脸还有脖子处,“吃饱了?”

“恩,爸爸要我空。”

“在天上呢。”

小家伙抬头看,他的小脸认真单纯,眼神中透露出这个世界最初的美好颜色。

云舒将儿子剩下一口的玉米羹,她一口喝了,然后将垃圾放在箱子中,分清楚垃圾的类型,准备去倒垃圾。

“取下来吧,下午再放。”

谢闵行抱着儿子单膝跪地,将小家伙搂在怀中,他的大手捏着儿子的小手,教他如何收回风筝。

“长溯做的真对。”

身为父亲,他对儿子的夸赞也常有,比如,长溯真乖,你真厉害……简单到不能再普通的表扬从小就为小家伙带来了正确的观点和珍贵的自信心。

“爸爸,手呼呼,疼。”

谢闵行:“要用扳手搅,不能用手拽,慢慢来,不能着急,爸教你。”

他有耐心的扶着儿子的小手将风筝取下来。

抱着不在天上的悟空,小家伙笑的碰了两下,“爸爸,嘿哈哈~”他记得这是昨天妈妈和爸爸还有他一起完成的,布料是妈妈剪,细丝是自己递的,拧的软筋是爸爸做的,还有线。

风筝上边还大大的写着,云谢二字。

午间,有人回家,有人躺在平地的垫子上休息。

他们的位置最宽敞。

枕头让谢闵行枕,云舒枕在谢闵行的左腿上,他蜷起右腿,让妻子睡得舒服。

小家伙到了生物钟时间,就开始打哈欠发困,他看爸爸和妈妈怪异的睡觉姿势,他纠结的不知道该怎么睡觉。

小家伙的戒备心严重,在户外,不能远离父母,但是他没地儿睡。

他自己拨拉开谢闵行左手臂,躺上去,结果发现脚没处放,一伸就踢到妈妈的脸。

为了不伤害美腻的妈妈,他合上爸爸的胳膊,又拽开妈妈的左手臂,然后聪明的钻进妈妈的怀抱,枕着她的细胳膊。

他小手上去,搂着妈妈的脸,眼睛眨眨……缓缓的睁不开。

夫妻俩同时睁开眼看到儿子的动作,不约而同的笑了。

谢闵行一伸手就能抚摸儿子的后脑,他深深的爱,最后都化为了轻柔。

“长溯睡了么?”

云舒的胳膊被枕着,小家伙自己侧着身子,面朝妈妈的怀中。

“睡了。”

云舒侧着身子,裙子原因,她弯曲双腿,将儿子搂在怀中,这样的姿势仿佛是小家伙还未出生的时候在她肚子里的样子。

她轻轻拍打儿子的肩膀,从包中拿出一瓶喷雾,在周边又喷了喷,用来防虫。

她用帽檐盖住孩子的眼睛,避免太阳直射,让他好好的睡觉。

谢闵行也躺下没有一会儿,他拿过西装外套搭在妻子和儿子的身上。

虽然开春,万物复苏,天气很暖和。

但睡着后,周围的凉意就会被无限的扩大,谢闵行担心感冒。

他躺下,感受春风拂面,手握着妻子的手,同样放在儿子的肩膀上,这才能安心的入睡。

他们的身边放着一个笑脸悟空,上边还有云和谢。

谢闵行的外套,完整的盖住儿子。

若不是鼓起的一团,都发现不了这里有孩子。

周围的人家许是被传染,亦或者都有午睡的习惯,大部分人都选择了躺下,闭眼小憩。

也有孩子睡不着,有礼貌的大人,带着孩子们去到公园中央,带着他们去有了设施处玩耍,不打扰这里睡觉的人。

这里没有小偷,有一个巡逻的工作人员,总是在附近走动,为每一位河岸公园的游客看管好他们的财务。

午觉,云舒做了一个甜甜的梦,梦中有丈夫,有父母还有孩子们。

梦中她好像老了,但面容未变,谢闵行一如往常的宠她。

……“妈妈,爸爸,唔尿。”

小家伙挥舞着爪子,打开身上的衣服,叫醒梦中的父母,谢闵行最先睁开眼,他起身,“爸爸带你去。”

小家伙打滚儿,躺在谢闵行的腋窝下。

然后爬起来,仰着肉嘟嘟的小脸,萌萌的可爱,“好。”

云舒也醒来,户外午休不比家中,睡眠浅,易睡着。

周围的人家陆陆续续也起来。

“我带着长溯去卫生间,你去么?”

当妈的云舒不改娇美模样,懒懒的伸了个懒腰,用行动表明,我不去。

她取下头上的皮筋,重新扎了一个随便的丸子头,看起来美丽极了,比用心扎过的还好看,不经意的美。

加上一身暖色的衣服,云舒再次捕获丈夫和儿子的芳心。

她脚脖子上还有黄色的堆堆袜,可爱又娇俏。

谢闵行拖着儿子的屁股说:“别人和你妈一般大的还没有毕业呢,你都两岁了。”

小家伙配合的嗯了一声。

这个家,她妈妈牺牲最大。

小家伙又趴在爸爸的脸上,吧唧一口,“爸爸爸~”他的爸爸牺牲也很大。

准确的说,爸爸的付出很多。

家是夫妻双方共同付出,相互理解的。

他爸爸娶了一个学生妈,一个成熟一个俏丽,更多时候他爸爸辛苦一点,包容最大。

小家伙就是一个人精,他不会说话,心中都很清楚。

妈妈爸爸都爱他,爱家。

回到位置处,小家伙率先去到妈妈的跟前,他拿起果粒橙瓶子递给妈妈,眼巴巴的望着瓶口,流口水。

“想喝?”

小家伙点点头,奶声奶气的叫唤。

“妈妈。”

云舒拧开那半瓶的饮料,她喝了几口,只剩下一点,交给儿子,“有点凉,少喝点,回家妈妈用热水烫一下再喝。”

小家伙抱着瓶身,小嘴部吞着瓶口,大口大口喝剩下的饮料。

谢闵行不爱饮料,他经常拿起一瓶矿泉水饮用。

在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简朴的阿姨,她拿着一个灰色的水泥袋子,里边塞得满满当当,都是瓶子和罐子。

她知道周末公园人多,游客喝水的瓶子可以回收卖钱。

如此,她便利用周末时间,来到此处。

突然看到有爱的一家,还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孩子,于是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白净的脸蛋,灿烂的眼眸,笑起来像个小繁星。

小家伙的父母是一对郎才女貌的年轻人,她们对孩子给予更多的爱和陪伴。